您的位置 : 穿越火线电影 > 小說庫 > 恐怖 > 鬼夫有話好好說

更新時間:2019-04-05 13:09:21

鬼夫有話好好說 已完結

穿越火线老版本下载:鬼夫有話好好說

穿越火线电影 www.tortd.icu 來源:微閱云 作者:鬼秀 分類:恐怖 主角:祝安好莫非

《鬼夫有話好好說》是鬼秀傾心創作的一本懸疑風格的小說,主角祝安好莫非,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九億少女都羨慕我嫁給了帝都第一少,可誰知道他其實是個死人,七七四十九夜,夜夜尸變夜夜要靈修,口味太重,在線求心理陰影面積有多大?...展開

本書標簽: 輕松爽文小說

精彩章節試讀:

鬼夫有話好好說 第7章逃跑還是回去救鬼夫 免費試讀

我緊緊抱住背包,硬著頭皮撒謊:“那是鬧鐘聲,是鬧鐘?!?/p>

莫非微瞇冷眸閃著危險的光,我那小心肝兒顫了顫,暗暗吞了吞口水,再抱緊一些背包。

他未做任何動作,只是狠厲地盯著背包,幽深的黑眸透射出一股無形的殺戮壓力,好似要用眼神毀了包里的東西。

隱約中,背包里好像有東西在動,動作逐漸加大。

包里莫名有會動的東西,除了驚嚇還是驚訝,有種想把背包丟掉的沖動。

正當我納悶之時,突然“嗖”的一下,那活動之物竟從袋口飛出,狠狠地撞向石壁,瞬間被砸個稀巴爛。

我定睛一看,竟是手機,一部高級新手機瞬間壽命終止,成了一堆廢鐵。

空氣仿佛凝結,很是尷尬。

“咦~奇怪,誰把手機放我包里?”我故作不解地自言自語道,睜眼說瞎話可不容易,心里上七八下的,汗顏如爆。

他移開冷眸,繼續尋找入口,竟沒有追究。

我如釋重負地松了口氣,回頭看那堆廢鐵,在心中為它哀默。

那通電話肯定是郁大哥打來的,都凌晨三點了,他還在等我,著實令人感動,也覺得十分抱歉。

這約,斷然是赴不了了。

時間分分鐘過去,眼看天際泛起魚肚白,天將亮,耳畔突然傳來莫非有些激動的聲音:“原來在這兒?!?/p>

我在他懷里等得都快睡著了,他才找到出入口。

原本找到出口應該是要高興才對,可莫非眉頭緊皺,竟是浮上愁容。

他停下腳步,看了看周圍的地形,冷淡地開口道:“天快亮了,不宜再繼續行走,我搭個篷,先休息一下?!?/p>

天黑才不利趕路,天亮了更易于看清地形才對,他卻反行其道,不僅如此,休息就休息吧,還要搭篷休息。

行為舉止實在有些令人捉摸不透。

我心中納悶,但只藏于心中,并不相問。

他做了決定,便把我放下,我坐在草地上,不動聲色地觀察他。

他著手開始搭篷,那篷搭得有夠利索的,只見他進了旁邊的竹林,貌似要找搭篷的材料。

只聽一連串“啪噠啪噠”折枝的聲音,大量的竹條倒了下去,約三分鐘的時間,堆得跟小山似的竹條被他拉了回來,他又用了大約三分鐘的時間,把它們交錯密集地搭建在一起。

不到十分鐘,一間兩米高約十平米的小木屋建成。

速度快到就像按了快進鍵似的,看得我目瞪口呆,懷疑自己的眼睛有問題。

手頭工作做好,他徑直往我這邊走來,估計是想抱我進小木屋。

就在這時,一縷晨光像簾子似從大地的一端,慢慢地拉向另一端,不知是山雞還是哪家原住民養的家雞突然叫了起來。

喔喔喔—

莫非倏然停住,抬起手擋住微弱的光,俊臉露出一絲驚色,不再繼續往我這邊走來,轉身一閃,沖進了小木屋。

“進來!配合我靈修,沒時間了?!彼誦∧疚鶯蟛嘔轎?,聲音聽起來有些疲憊。

見他如此反應,結合之前的怪異舉止,我恍然大悟—他怕光,還怕公雞叫。

對啊,鬼魂可不是怕天亮嗎?

我站起來,看到一塊突兀的大山石,爬上去遠眺一番,沒想到左前方約一百米的坡下就是海岸邊,只要沿著海岸線走,就一定能找到郁大哥接應我的船。

一夜過去了,郁大哥很有可能已經離開,但也有可能還在等我,錯過這個村就沒這個店了,我必須抓住唯一得到自由的機會。

至于莫家給的那些錢,我會想辦法還給他們的,是他們騙婚在先,不算我違約,跳火坑的代價太大,本人實在是無法承受。

大腦做好離開的決定,心里激動不已,雙腳已經開始執行,先跳下大山石,滑下山坡,拼命地往海岸邊的方向沖。

我沿著海岸邊跑邊回頭看,好怕他會追來,心在胸脯里猛跳,就像大桿子使勁撞城門一樣。

還好,他沒追來,我繼續跑,大概跑了十五分鐘,終于看見了那艘“郁海號”

天知道當時我有多激動,郁大哥真是個正直且守信用的真君子。

郁蕭然好像看見我了,從游艇上跳了下來,一臉慶幸地說道:“我以為你不來了?!?/p>

“出了點情況?!彼禱凹?,郁蕭然已經推著我上了游艇。

郁蕭然啟動游艇開關,我站在游艇的甲板上,回頭望莫非搭木屋的那片山坡,不知為何,心里莫名擔心。

“怎么這么多血?安好,你的腳腕怎么了?快進去,我看看?!庇糲羧環⑾治衣閫嚷難?,趕忙將我拉進艙里。

他是一名醫生,艙里備著急救藥不奇怪,一把我按在沙發上,解開莫非用來替我包扎的襯衫布條,拿剪刀剪開我的褲腿。

我正想告訴他剛才中了獵人陷阱的事,一件怪事把到了嘴邊的話硬生生地打了回去。

“怎么沒有傷口,這不是你的血嗎?安好?!庇糲羧惶鷂業撓醫?,拉高褲腿仔仔細細地檢查了一遍。

“不可能吧!”簡直是天方夜譚,沒有傷口的話,那我剛才是做了個被鐵夾剪傷到的夢嗎?

我彎腰自個檢查一遍,竟真如郁蕭然所言,整個右腿腳的皮膚光潔如初,只是有一些血跡罷了。

血?;乖?,傷口到哪兒去了?

回想中陷阱后的每一個細節,痛是真痛,勿庸質疑,莫非還幫我包扎了。

對了,莫非包扎前,我清楚地感覺到傷口上有冰冰涼涼的氣體在吹。

我一直以為那只是暫時止痛的藥物,后來傷口不知從何時開始慢慢的不痛了,人又累又困,也沒注意。

世上再好的藥,也不可能神奇到在三個小時內完好如初。

這肯定是莫非杰作!

他頭七都還沒過,強行使用鬼力法術不知對他有沒有影響?

思及如此,我跑出了船艙,游艇已駛離海岸一大段海域,天邊的太陽就要升起。

太陽光暈灑在天邊,美如夢幻,我腳無瑕欣賞,腦海里盡浮現各種有關莫非的畫面。

比如莫非為救我徒手對抗野豬,還有他背著我走了三個小時的山路,以及他明知道自己怕光怕公雞叫還特意回頭找我,再有便是之前他身體出現尸斑伴有敗壞的畫面。

他那般神通廣大,應該有自救的辦法吧?

郁蕭然泡了杯熱茶遞到我手上,我喝得心不在焉,幾次燙到手。

猜你喜歡

  1. 穿越小說
  2. 重生小說
  3. 玄幻小說
  4. 奇幻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