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穿越火线电影 > 小說庫 > 仙俠 > 惟劍仙

更新時間:2019-05-07 20:48:07

惟劍仙 已完結

穿越火线美女胱掉全衣服图片:惟劍仙

穿越火线电影 www.tortd.icu 來源:掌文 作者:神雕非陽 分類:仙俠 主角:天劍玉菱

主角叫天劍玉菱的小說是《惟劍仙》,它的作者是神雕非陽最新寫的一本武俠仙俠小說,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惟,仙俠至尊也!劍,兵之王者也!仙,悟脫于生死,永恒也!惟劍仙,天之劍,地之情也!【感謝逐浪社區墨香閣封面制作】...展開

本書標簽: 玄幻小說 穿越小說

精彩章節試讀:

惟劍仙 序章 免費試讀

雪!

雪!

雪花飄絮如霜刀!

“嚦嚦唳~~~!”

凜冽的寒風,呼嘯著整片大地,使得這一大地上,瞬間變成了一片銀白的世界!

這一片銀白的世界里,矗立著一個巨大的牌坊,牌坊上清晰鐫刻著兩個大字“天族”

而這是一個有著上萬人的家族領地,但卻見不到一個人影在此走動。

而在那朦朧的月光映照下,這里仿佛是一個死亡之地!

話說到天族,那還得從這五宗和七族說起!

這五宗、七族,則是地域神疆里,最強的十二個門派和家族!

而這里的七族,指的又是七個各有專長技藝的超級豪門家族,他們分別是天、童、呂、金、高、藍、年七大姓氏家族!

而五宗呢?

則是地域神疆里最強的五大宗派,分別是天仙城、龍若寺、天海閣、雪域宗、火焰谷。

五宗和七族各有各的勢力,都是地域神疆里,數一數二的大門派和大家族。

而七族中,又以天族的地位最高,童族次之!

而天、童兩大家族因族排名而爭斗不休,從而使得兩族族人常年積怨,都以消滅對方為本族的族志。

所以在七大家族中,又聯合成了兩大陣營,天、呂、藍三族的關系最好,彼此首尾相衛。

而童、金、年三族又組成一派,兩派彼此互相牽制,誰想要徹底消滅對方,勢必另一方也非得傷及脛骨不可。

而高族則是在七族中,最為中立的一個大族,兩不相幫。

同時高族也是兩派極力想拉攏的一族,也是兩派在此關鍵時刻,都不想逼他與之敵對的一族。

然而在這個雪花飄飛的夜里,在天族領地里,竟是找不到一個生還者。

天族領地上已經完全被大雪封蓋住了。

“叮鈴、叮鈴、叮鈴~~~!”

這時,從領地之中,傳出一縷悠揚的琴聲…

那琴聲哀泣、幽絕、凄傷絕倫!

--這像似一個傷心之人,在彈出了她生命中的哀歌,也像似要將她心頭的憂郁與悲傷,從琴聲中發泄出來!

朦朧的月光,穿過了天族領地,照在了一個中年女子那俊美秀麗,而又略帶幽傷的臉龐上。

她坐在天族領地的觀望臺上,凝視著這一片白雪中,竟是透著血紅色的領地,手在播弄琴弦、彈出了那生命的哀歌!

飄飛的雪片,像是為這極度悲傷的音調而哭泣…

她是誰?為什么會來到這一片,已經毫無生氣的天族領地呢?

琴聲忽然停了下來,隨著琴聲的停止,四野驟呈死寂。

“天哥!我一定會為你找到他的!”

她不由揚天長嘆一聲,爾后對天起誓的說道!

隨即,她將目光再次疑視到,那覆蓋著不知有多少尸體的銀白雪地上!

喃喃自語道:“童族、金族、年族,你們這**的三族,竟是敢勾結神疆外族中,最為不恥的魔、妖兩宗,對我神疆天族實施偷襲,這筆血帳我藍族記下啦!”

本書便是從這里開始了…

※※※※※※

天仙山,位于地域神疆的西南部,素有接天連地神疆第一仙山的美名,山勢雄偉,連綿千里。

山中奇峰林立,高插云霄,那里又有當今神疆中,翹楚的修仙門派天仙城,故傳言仙跡頗多。

由天仙鎮南行二百余里即可入天仙山。

而從天仙山再走幾百里崎嶇山路,便是還有一座高峰,名叫地仙山。

而此山峰腰生滿蒼松古柏,峰頂更是云霧紛繞。

但是據修真門派傳說,此地雖然天地靈氣非常充裕,但是修真之人,鮮有人能利用和吸收此地的靈氣。

所以,此地仙山便是長久以來,俱是鮮有人行至于此。

而此地仙山峰下有一盆地,盆地里有一村,名叫地仙村。

村里方圓約有五里大小,卻是野花遍地,小溪縱橫,翠竹叢生,三面淺峰環抱,風景清幽秀麗。

附近樵夫獵人,多集居此處,也有近百戶人家。

這里民風純樸,日出而作,日入而息,自行墾地耕作,顯得與世無爭,當真是一個世外桃園。

十一年前,忽來從村外,不知名之地,來了一名青年男子,和一位風姿卓約的青年女子。

兩人一來,便是一改村民的生活方式,將土木結構的茅屋瓦房,改成了磚瓦結構的庭院居室。

當時他們兩人如此的舉止,頓為村民側目,議論紛紛。

便是有人猜測,他們兩人是有錢的人家,或許是因為家人反對他們倆的親事,便是雙雙私奔到了此地。

也有人說,他們是為了避仇,而才隱居此地的,一時間眾言紛紜,莫衷一是。

歲月悠悠,兩人居此轉眼近三個月,因無事故發生,村人對此亦漸漸淡忘。

而這對青年男女家資豪富,村人多受其資助,所以村里的人,對這一對外來的青年男女,甚是喜歡。

而村里的在此時,眼見那青年女子的肚皮越發的隆起,心當下也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

平常村里的一些婦女,眼見這青年女子懷孕之后,也對這青年女子多為照顧起來,漸漸的,兩人便是和這村里的村民熱絡起來。

第二年,那青年女子便是生下一名男嬰,于是青年夫婦一家,便是其樂融融的生活在這地仙村里。

晃眼十年的時間,就這樣的過去了,而地仙村里依舊平靜如昔。

一個春夏之夜,地仙山下,明月如洗。

“呼--!”

地仙村中一陣冷風徐徐吹來,溪水湍流被山石阻擊,月光中濺飛起一片片銀珠,好一個宜人夜景。

可惜村人習慣早睡,當真辜負了這春夏夜良宵。

突然

“嗖--!”

正北方入山口處,躍出一條黑影,疾若流星,片刻工夫已閃入村內。

只見那身影略為一個張望,隨即一長身形,猶如一道道殘影一般,向著那青年夫婦的院落,便是飛掠而去。

“嗖、嗖、嗖~~~!”

只見那身影幾個起落,便若流星般飛掠到了村的東頭。

片刻后,便在那所宅院不遠處停下。

“該來的,終究還是逃不掉!”

只見那青年男子仰天長嘆了一聲,便是想提劍走出去。

在他剛想出去之時,不由一臉歉意的向那青年女子說道:“憶柳,這些年難為你了,累你跟著為夫過這般清貧的生活!”

“寒柏,我藍憶柳生是你天寒柏的人,死也是你天寒柏的鬼!”只見這個自稱藍憶柳的青年女子,一臉毅然的說道。

“有憶柳你這一句話,我天寒柏已經是死無可憾的啦!”

隨即,天寒柏話鋒一轉,道:“夫人,趁劍兒未醒,你立即帶著他從后門逃出去吧!”

“可是…”

藍憶柳看著熟睡在床鋪上的孩子,臉色略顯出猶豫之色。

天寒柏眼里滿是深情的說道:“夫人,我天寒柏此生,能得妻憶柳已無憾!”

“只是我們的孩子,他卻是無辜的,希望夫人能帶著我們的孩子,逃離此地,給劍兒找一個安生的場所,也為我天族留下一個血脈!”

“夫君,你保重!”

藍憶柳聽了天寒柏這話之后,擦拭了一把眼角上流出的淚滴,毅然決然的,便是走過去,一把抱起床上依舊熟睡的孩子,向著居室的后門走了過去。

“一切小心!…”

天寒柏一臉依依不舍的、默默的,看著那越走越遠的身影。

“天寒柏,你還不出來受死嗎?”

突然,一個陰森寒冷的聲音,驟然在庭院外森然的響起。

“刷、刷、刷~~~!”

霎時,就在這聲音響徹地仙村時,便見村里的一些茅屋瓦房中,俱是點起了油燈。

地仙村的村民,并不知發生了什么事,便是紛紛的跑了出來。

“鄉親們,這不關你們的事,都回房去吧!”只見在那庭院里走出來的天寒柏,立即向著地仙村的村民喊話道。

“沒他們的事?天寒柏,你想得也太天真啦,只要和你們天族沾上邊的人,都得死!”

只見那佇立在虛空中的身影,無比陰森冰冷的說道。

天寒柏聽了這話后,異常憤怒的說道:“童天冠,你…你童族做得也太絕了吧!”

“我天族已被你們趕盡殺絕不算,你們還要亂殺這些無辜的村民,你…你必將不得好死!”

“得不得好死,你已經是看不到了!今晚,便是你的忌日!”

隨即,便見那童天冠一個手勢,便是一聲森然的冰冷喊道:“殺!一個不留!”

“咻、咻、咻~~~!”

霎時間,隨著這童天冠的一聲大喊,從地仙村的入口處,便是急速的飛掠出一大群的身影來。

“噗嗤、噗嗤、噗嗤~~~!”

霎時,便見那一個個手無寸鐵的村民,瞬間橫死當場。

“童天冠,今晚我跟你拼啦!”

天寒柏看著那一個個慘死當場的村民,頓時眼中的血絲,便是布滿了整個眼眶。

“錚!”

秋水一般的寶劍,驟然飛離他的劍鞘,來到天寒柏的手中。

看兩人身上散發出的氣勢,便知道兩人俱是用劍的高手。

天寒柏上一刻雖憤怒,但是手中拿起劍之后,便是冷靜了下來。

因為他心里明白,這一刻是需要冷靜的。

猜你喜歡

  1. 穿越小說
  2. 重生小說
  3. 玄幻小說
  4. 奇幻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