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穿越火线电影 > 小說庫 > 穿越文 > 娘子親親:精分王爺太難纏

更新時間:2019-05-10 19:00:54

娘子親親:精分王爺太難纏 連載中

穿越火线图标:娘子親親:精分王爺太難纏

穿越火线电影 www.tortd.icu 來源:麥子閱讀 作者:桃夭 分類:穿越文 主角:蘇穆穆祁景宸

新書推薦,《娘子親親:精分王爺太難纏》是桃夭最新寫的一本穿越幻想類小說,主角蘇穆穆祁景宸,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一朝穿越,卻是直接嫁給了一個傻子王爺可新婚之夜那個叫她從床上滾下來的男人也不像個傻子啊。白天某王爺娘子,我要親親。娘子,我要抱抱!娘子……你不要那么兇嘛。晚上某王爺蘇穆穆,給本王從床上滾下來!蘇穆穆,...展開

本書標簽: 穿越小說

精彩章節試讀:

娘子親親:精分王爺太難纏 第十章 恩愛的夫妻 免費試讀

她調皮一笑,摸著祁景宸的臉蛋道:“一會兒我要給你檢查下傷勢,可能有點疼?!?/p>

“娘子放心,我是男子漢,不怕疼?!逼罹板吠χ繃搜?,聲音響亮道。

盡管早就有心理準備,但當云淺脫掉了他的鞋襪,挽起褲腿,把他兩條腿**在外面的時候,蘇穆穆還是微微吃了一驚。

他的左腿上有一道醒目的疤痕,趁著他白皙的皮膚,愈發讓人覺得觸目驚心。這兩條腿多年不用,肌肉已經開始萎縮。

“把他按住?!彼漳履邏F鸚渥?,說干就干。

姜伯點點頭,按住了祁景宸肩頭,便是在那一瞬間,蘇穆穆開始用力拉拽他的雙腿。

輪椅上祁景宸忍不住悶哼一聲,盡管疼痛難忍,他卻只是咬著牙,不發一聲。

蘇穆穆又檢查了一下腿上的經脈,診斷完畢,她摸摸祁景宸的腦袋道:“腿傷已經過去許多年了,所以情況有些棘手。不過你放心,你家娘子我不光美貌,醫術也是萬中無一?!?/p>

祁景宸一臉的天真無邪,似乎沒弄懂蘇穆穆話里的意思。

“王妃,您是說…”姜伯激動地有些語無倫次,“您是說王爺的腿能治好?”

“有很大希望?!彼漳履戮勒艘幌陸幕?,醫者最忌諱把話說全說死,萬一到時候出現什么情況,那不是打自己的臉。

“太好了?!痹魄臣ざ刂蹦ㄑ劾?,“宮里太醫都沒辦法,奴婢還以為王爺的腿沒救了呢?”

“王妃簡直是天仙下凡,菩薩轉世,是老天爺派來救咱們王爺的!”

“也別高興地太早?!彼漳履擄詘謔執蚨狹肆餃?,“他的腿傷有些年頭了,要想痊愈的話少則半年,多則三五年,不是一朝一夕的事?!?/p>

“這樣,你們準備一套銀針,從今天開始,我每天都要給王爺針灸?!彼漳履錄絳?,“還有,我說的那些藥材,都要給我準備齊全?!?/p>

“奴才明白!”

“奴婢記住了!”

兩人齊齊應道,歡天喜地地出去準備了。

見四周無人,蘇穆穆對著輪椅上祁景宸道:“你也別高興地太早,我看過宮里太醫開的藥方。那些藥雖然沒什么壞處,卻并不治病。太醫院拿著俸祿卻不治病,這到底因為什么,你應該也知道吧?”

祁景宸看著蘇穆穆,一臉懵懂,好半天才道:“母妃說過,母后不喜歡我,只喜歡太子?!?/p>

“那你呢?你怎么看?”蘇穆穆追。

“我…”祁景宸低著頭,想了片刻,“我聽娘子的?!?/p>

蘇穆穆一愣,被祁景宸這幅呆呆傻傻的模樣給逗樂了。心中忍不住想,要是他真的永遠像白天這樣子單純快樂,未嘗不是一樁好事。

午膳是和祁景宸一起用的,云淺端上來一碗燕窩粥,道:“王妃這幾天辛苦了,這燕窩粥是奴婢特意讓廚房準備的?!?/p>

看云淺說的隱晦,蘇穆穆臉微微一紅,白了祁景宸一眼。

祁景宸卻似乎未曾察覺,反倒貼心地遞上來一個勺子,道:“娘子慢點吃?!?/p>

燕窩粥盛在精致的青白瓷碗中,但蘇穆穆僅僅喝了一口,便又吐了出來。

“這燕窩哪里來的?”蘇穆穆擦著嘴,口中的酸味還未散去。

見蘇穆穆冷著臉,云淺嚇了一跳,慌忙跪下,道:“這燕窩是蘇府送來的,奴婢覺得是好東西,所以特意讓廚房拿去做了,給王妃送來的?!?/p>

看著碗里的燕窩,蘇穆穆臉上沒什么表情,只是道:“這不怪你們,先起來吧?!?/p>

“姜伯,”蘇穆穆站起身來,“近日府上并沒有多大的開支,王爺的俸祿都去哪里了?”

古代論官街發俸祿,按理說祁景宸一個王爺的俸祿,再加上各種賞賜,生活應該過得有滋有味才對,怎么云淺這幅樣子,連區區燕窩都當成寶貝?

姜伯看了祁景宸一眼,苦著臉道:“回稟王妃,王爺的俸祿按例每年一萬兩,只是這錢從宮里面出來,等到了王府,所剩無幾?!?/p>

姜伯話只說了一半,剩下的又咽了下去。

皇后專橫,不管是后宮還是王府都要伸一只手進來,要不是宸王府開銷不大,日子早就過不下去了。

蘇穆穆冷笑,皇后如此,她沒想到蘇府也如此,居然敢把餿了的燕窩送來,真以為是打發要飯的呢?

蘇穆穆提著裙子要走,姜伯慌里慌張跟上來,攔住她,道:“王妃別去,這種小事,忍忍也就過去了。也許是蘇府的下人一時疏忽,把東西弄錯了?!?/p>

“那可未必?!彼漳履呂渥帕車?,人善被人欺,一味地忍讓只會讓壞人更加猖狂。

“娘子,”祁景宸不知何時跟了過來,他拽了拽蘇穆穆的衣角,“別生氣,一定是他們弄錯了,回頭說清楚就好了?!?/p>

“閃開!”蘇穆穆粗魯地把人推開,剛剛還覺得傻里傻氣的祁景宸更招人喜歡,可如果自己真嫁給這么一個包子,還不得被欺負死。

“云淺,備車!”蘇穆穆揚聲道,一路從小小的士兵當上特種兵隊長,可不是忍就能忍過來的。

蘇府,海棠居內,主母張氏正坐在窗下細細地修剪指甲。

“娘,東西已經送到了宸王府,您就等著看好戲吧?!彼沼昵縲Φ囊渙弛潑?,“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東西,她居然敢讓長姐下不來臺?!?/p>

“一個野種罷了?!閉攀細磐信湯锝鶼庥竦幕ぜ?,一臉不屑,“上不得臺面的東西,真以為那個會給她撐腰呀?山雞就是山雞,成不了鳳凰?!?/p>

聽到最后那句,蘇雨晴嘴角一抽,但很快又恢復了一貫的笑臉,她正要開口說什么,門卻被人推開了。

看著站在門口的蘇穆穆,張氏冷笑道:“你們都是死人嗎,還不趕緊把這個野種給我趕出去,別臟了我的地方?!?/p>

張氏發話,立即過來三五個婆子,把蘇穆穆團團圍在了中間,七手八腳地正要趕人,但蘇穆穆卻像是泥鰍一樣,滑不溜秋地,幾個人抓了半天,摔跤地摔跤,累趴下地累趴下,人卻怎么都抓不到。

猜你喜歡

  1. 穿越小說
  2. 重生小說
  3. 玄幻小說
  4. 奇幻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