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穿越火线电影 > 小說庫 > 仙俠 > 女妖君的職業素養

更新時間:2019-05-11 17:21:10

女妖君的職業素養 已完結

穿越火线枪战王者账号密码:女妖君的職業素養

穿越火线电影 www.tortd.icu 來源:悠空網 作者:吃貨很冷 分類:仙俠 主角:鸞清歡鸞非墨

甜寵新書《女妖君的職業素養》由吃貨很冷所編寫的仙俠風格的小說,這本小說的主角是鸞清歡鸞非墨,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報!殿下,不好了!你的儲君之位又要泡湯了!你生父被生母抓去做“血袋”了!你訂了娃娃親的未婚夫又“不安于室”了!外面的妖艷道士要攻入大荒九丘大開殺戒啦,快逃命??!作為大荒九丘有史以來的第一任女儲君,鸞清...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女妖君的職業素養 第十四章 儲君之爭十四 免費試讀

鸞清歡聞言卻高興不起來,一則,她們怕是連那院子都進不去,何談讓那出來作證;再則,就是能將那神不知、鬼不覺的“偷”出來,但他一副對蛟沾衣癡迷的模樣,怕也是不肯站出來指認的。

想到這,她頭不由更痛了幾分,抱著最后一絲希望:“張媽找到了嗎?”

只要她能在代妖君他們帶走張媽之前找到她,就不僅可以了解到整件事的來龍去脈,還可以防止她去做偽證。

別院本就不在東府名下,若再沒有她身邊的人去作偽證,說她虐殺了碧云,并且殺了別院的那幫人,那不管代妖君他們想要給她安上什么罪名,都是口說無憑。

安素看著眼前強做鎮定的少女,突然有點心疼,她才和自己女兒差不多大,臉上還有未退的稚氣,卻早早的沒了父母可依,肩上還壓著那么重的擔子,如今出了這樣的事,誰又能來幫幫她?

想到這,安素的聲音不由更低了幾分:“殿下恕罪,昨晚府里的人找了一夜,還是沒能找到張媽?!?/p>

鸞清歡聞言瞬間覺得手腳冰涼,她心里明白,既然張媽找不到,那肯定就是有人將她藏起來了,這件事怕是不能善了了。

但就算只有一絲希望,她也絕不能坐以待斃,她必須去別院想法設法將那帶出來。

這樣想著,她吩咐安素道:“安素,走,和我一起別院看看?!?/p>

安素聞言卻反常的沒有挪動腳步,她想起了自己在別院外聽到的那些風言風語,那樣的誅心之論,就是她們這些下人聽了,都激憤不已。

更何況殿下一向自律自重、志潔行芳,怎么受得了被人那般污蔑?

打定主意后,安素上前稍稍攔了鸞清歡半步,溫聲勸道:“殿下,你昨晚侍疾了一整夜,想必也是疲憊的緊了,倒不如先歇息一下,反正別院那邊也一直有咱們的人在盯著?!?/p>

鸞清歡一夜未睡,心中又一直焦慮不安,今早也只是草草梳洗了一下,她知道自己現在看起來肯定是一臉的疲憊,但這種時候,就是讓她休息她又怎么睡得著。

鸞清歡一揚手,止住了安素接下來的勸說,簡短道:“不礙事,先去別院?!?/p>

安素見勸說不成,臉上顯出了幾分焦慮,別院外的那些話怎能被殿下聽到,污了殿下的耳朵?

“殿下”安素將聲音提高了兩分,又將身體側了一些,半擋住了鸞清歡的去路:“你昨晚不是要見碧云的尸首嗎?現下可要去?”

這下鸞清歡終于發現了不對勁,她冷冷的看了安素一會兒,直將她看得渾身僵硬了,才開口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安素不敢再隱瞞,本想將在別院外聽到的話原封不動的講給鸞清歡聽,可話到了嘴邊,卻又轉了個彎。

“代妖君他們在別院外散布謠言,說殿下是意欲誣陷蛟三小姐不成,惱羞成怒才滅口的。雖說大多數人是并不相信的,但終歸還是有些不能入耳的言論,殿下還是不要去了?!?/p>

鸞清歡輕笑出了聲,呵,原來代妖君他們要給她安的罪名是這個。

這招真可謂是陰狠毒辣。

代妖君祖孫慣會利用人心,煽動人心,否則蛟沾衣在百姓心中的形象地位也不會這么根深蒂固,這不是一朝一夕的功力。

若是鸞清歡沒辦法力證自己的清白,并且揭露蛟沾衣的真實面目,那她就是意欲污蔑百姓心中“仙女”的無恥之人,怕就是她還好意思做妖君,百姓也不會同意的。

這樣想著,鸞清歡緊緊握起了拳頭,難道就因為這樣她就怕了,乖乖任人欺辱,將妖君之位拱手送人?

不可能!

更何況,就是她乖乖任人欺辱,那代妖君一伙不會放過她,不要了她的命,他們怎么能安心?

不再遲疑,鸞清歡提步向外走去,安素無法,也只得跟上。

兩人到了別院后,安素發現圍觀的人已沒有清早那么多,三三兩兩聚在一起,也沒再說那些不堪入耳的話了,這讓她不禁暗松了口氣。

但西府的侍衛卻還在。

看到那些侍衛,鸞清歡給安素使了個眼色,又側頭示意了下周圍的百姓,安素會意,不動聲色的退到了角落。

見安素那邊已經開始在用樹木磚瓦等不起眼的東西布置障眼法,鸞清歡放心的走上前去,在侍衛面前出示了自己的玉牌。

果然不出所料,侍衛們恭謹行禮后,卻立正言辭的以“代君上說過,不準任何人入內”為由攔住了鸞清歡。

眾目睽睽之下,鸞清歡不能硬闖進小院,她只得厚著臉皮死纏爛打:“那代君上可有說過,不準我進入這院子?”

侍衛們苦笑:“殿下,你就別難為我們了,代君上雖沒說過不準殿下進去,但那任何人想來應該是包括殿下的?!?/p>

嚯,倒是牙尖嘴利的很。

鸞清歡一下板起了臉,厲聲道:“放肆!代君上的意思也是爾等能夠胡亂揣測的!”

這下侍衛們連苦笑都笑不出了,一個個都快糾結成了苦瓜臉,紛紛討饒道:“殿下,我等知錯了,您就放過我們吧?!?/p>

正在這時,鸞清歡用余光瞄到了旁邊安素做了一個“完成了”的手勢,便也就不再廢話,從左到右一個掌風,直接將幾個侍衛全都劈暈了過去。

安素見狀,立刻對鸞清歡做了一個崇拜的表情,可惜鸞清歡連看都沒看,就直接進入了院子。

不得不說,今日安素確實對她家殿下刮目相看,以往鸞清歡是萬萬不肯為了達到一個目的,就使出這樣不入流的小手段。

鸞清歡往日總是正直不阿的有些古板,今日這樣隨機應變,倒顯出幾分少女應有的活潑,看得安素心中甚至歡喜。

因著障眼法,即便侍衛們已經橫七豎八的倒下了,圍觀百姓看到的依然是鸞清歡在跟侍衛們理論的畫面,也就并沒有人多心。

鸞清歡進入院落后,發現里面竟像是被掃蕩過一遍,所有的東西都移了位,看來代妖君他們也應該是發現少了一個人。

她輕車熟路的到了正房最左邊的一個房間,剛要按下拔步床旁暗藏的機關,就見一傳音紙鶴飛來,到她跟前后聲音甚是急切道:“陣法被破,有人進去了?!?/p>

鸞清歡忙捏了個隱身訣,同時一揮手用赤鸞天火將紙鶴燒的渣都不剩,這時,她也聽到了輕微的腳步聲。

這腳步聲讓她臉色瞬時僵住了。

光憑腳步聲,鸞清歡就能斷定來人的妖修等級一定在自己之上,那自己這小小的隱身術,便完全逃不過對方的眼睛。

她心中一陣焦急,去其他房間肯定是來不及了,想躲也是無處可躲,若真就這樣被人揪出來,那可真是此地無銀三百兩了,她就是想解釋都解釋不清。

腳步聲馬上就要到她所在房間的門口,心急如焚間,她竟突然想到昨夜打坐時,她試著將妖氣斂入內丹的事。

鸞清歡靈機一動,她何不嘗試將妖氣收斂,同時配合著隱身訣用,沒準真的可以瞞過來人,逃過一劫呢?

想到這,她不再猶豫,小心的控制著妖氣順著四肢百骸逆流入妖丹,不知是不是因為人在危急時刻總是能激發出潛能,明明之前只這樣嘗試過一次,此時做起來竟也得心應手。

她堪堪將妖氣收斂起來,躲在了一個陰暗角落里,就看到一個方臉闊腮的高大中年男人出現在了門口,這男人她是見過的,正是代妖君花重金請來的貼身侍衛,很是有些本事。

那男人只在門口頓了一下,就疾步走到了拔步床旁,正是之前鸞清歡待過的地方,他帶著幾分困惑繞著那地方轉了好幾圈。

之后,他不再糾結于那個地方,而是繞著屋子反復巡視了幾次,每次他與鸞清歡擦身而過時,鸞清歡都能感覺到自己身上的冷汗又多出了一層。

兜兜轉轉了好幾圈,那侍衛臉上的表情越來越不可思議,最終,他貌似決定要去別處找找,于是不再巡視,而是提步向門口走去。

鸞清歡看著他離開的背景,暗暗松了口氣。

可還沒等她把這口氣松完,那侍衛就猛地一轉身,毫不猶豫的向她藏身的地方沖來,眼睛也直勾勾的盯著她,像是能看見她似的。

鸞清歡一驚,這才意識到可能是剛才她松氣時沒注意,讓內丹中的妖氣泄出來了一些,她忙將妖氣再一次收斂起來,并不動聲色的向旁邊挪了一步。

只見那侍衛沖到了剛才她的藏身之處后,接著又是一陣怔忡,這次他反復確認了更長的時間,最終還是不甘不愿的走了。

這次鸞清歡學乖了,等他走了好一陣,直到再聽不到腳步聲,她才僵著身子挪動了一步,見他沒再沖回來,這才真的長長松了口氣,擦了擦一腦門的冷汗。

她再次來到拔步床旁,按下了旁邊的機關,只見拔步床整個的掀開來,露出了通往下面的幽深階梯。

猜你喜歡

  1. 穿越小說
  2. 重生小說
  3. 玄幻小說
  4. 奇幻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