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穿越火线电影 > 小說庫 > 仙俠 > 新壺中天

更新時間:2019-05-20 16:46:13

新壺中天 已完結

穿越火线最老版本:新壺中天

穿越火线电影 www.tortd.icu 來源:書叢網 作者:親吻指尖 分類:仙俠 主角:陳元九洛秋靈

主角是陳元九洛秋靈的小說叫做《新壺中天》,這本小說的作者是親吻指尖寫的一本武俠仙俠類型的小說,書中主要講述了:一壺一世界,一桃一輪回。一符一生死,一念一層天。我陳元九,愿用畢生精力,斬盡天下一切妖邪!...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新壺中天 第6章 一枕黃粱夢 免費試讀

你就這么想見我?

陳元九聽到這話,就急忙的轉身向著那聲音處看去,看到一個白衣的青年走來,似慢實快,幾步就來到陳元九的面前,上下打量!

木秋簡急忙做了一個道揖,很是恭敬的說道,“木秋簡見過兄!”

“木師弟好!”白衣青年很是溫和而從容的對著木秋簡笑了笑,這才轉過頭,笑著,“你認識靈秋師妹?你們什么關系?”

陳元九看這眼前這個英俊的青年,不知道為什么,總覺得對方這居高臨下的孤傲之下,埋藏著幾分排斥。

躬身抱拳,陳元九也是打起精神,朗聲的說道,“陳元九見過兄......”

“呵呵,你就不要叫兄了!”白衣青年直接打斷陳元九的話,直接說道,“我叫葉秋冥,如果不介意的話,就按照世俗的叫法,叫我一聲葉兄吧......”

“葉兄......”

陳元九有些尷尬的這么稱呼道,但心中卻對葉秋冥如此盛氣凌人的態度有些不滿,連話都不讓人說完么?

而且,語氣之中的那種掌控欲,也太強了吧?

葉秋冥一揮手,徑直向外走去,示意陳元九跟上。

當那花道的神異法術消失之后,顯露出這桃山的真實模樣,蜿蜒的小道穿梭在無盡的樹木之中,時不時起伏山石竟然有種出奇的紋理,就如同那名貴的木頭一般。

“這桃山本身就是一顆桃樹!”

看到陳元九想要伸手去摸那“山石”葉秋冥淡淡的解釋道,“和那大瑜國國都的桃樹乃是一對,整個的壺中天世界便是有這兩株神木所演化的,而我靈葫派,獨占這一顆神木,數千年來,生生不息......”

陳元九聽到葉秋冥的解釋,也是心馳神往......

兩株桃樹構架一個世界,一株桃樹鑄就千古神仙福地。

陳元九回身抬頭望向山頂那株神木桃樹,他就更加的感到一種吸引,一種親切,就似乎那其中,有什么東西令自己向往。

他確信這就是自己的機緣,自己的仙緣!

“想不想去看看這神木?”

葉秋冥玩味的說道,笑吟吟的看著他,就似乎是對下里巴人的一種施舍。

這種態度,陳元九很敏感!

抿了抿嘴,陳元九還是重重的點了點頭,聲音有些顫抖的說道,“那就有勞葉兄了......”

他的顫抖不是因為激動,而是因為,他必須要忍下這口氣。

對方的施舍,對自己來說,也不是不能忍!

為了神仙道術,為了報仇雪恨,他陳元九必須忍常人所不能忍,多少次他都咬緊牙關,為的不就是這一刻!

葉秋冥的嘴角微微上揚,左手后背,伸出自己的右手,在那空中很是隨意的畫了幾個符號,那半空之中就如同是有一層透明的薄膜一般,緩緩的形成了一個桃花瓣的樣子,逐漸顯化出來,成為一個巨大而真實的花瓣,緩緩的落下,正在他們二人的腳邊。

伸手做了一個請的姿勢,葉秋冥抬腿便走上了桃花花瓣。

陳元九望著這神異的一幕,內心里震動不已,渴望無比,尤其是當他站在這桃花花瓣之上,這桃花花瓣竟然安穩的飛起來,逐漸升高,在半空中飛翔,竟然一點都沒有顛簸之感。

這才是神仙之術!

桃花花瓣載著他二人在空中飛翔,藍天猶如大海,白云猶如浪花,而他二人就像是駕駛著小舟。

“看,這就是我們靈葫派!”

葉秋冥帶著陳元九站在花瓣之上,望著中間那一株巨大的桃樹,高聳入云,不見其頂,無數的桃花爍爍其華,枝葉繁茂,瞬間就讓陳元九感到了自己的渺??!

神木!

“何為道?”葉秋冥忽然。

“人法地,地法天,道法自然。所謂道,講的乃是這天地之間最根本的法則,道曰抱一,皆以一為指歸。道,即可為全,也可為虛,正所謂道可道,非常道!”

說到這里,陳元九忽然心有所感,聲調有些激動的繼續說道,“道即我心,我之所向,即為我道,我之所為,即為我法!”

葉秋冥的臉色聽到最后一句時,竟然微微有幾分動容,要知道,他們靈葫派雖然是以符法立足,卻也是道家正朔,修煉者以觀想本命法符為根本。

當本命法符修煉到極致,便可一念成符,那種境界,其實跟陳元九所說的“道即我心,我之所向,即為我道,我之所為,即為我法”有異曲同工之妙。

這個少年,不簡單!

葉秋冥的心微微的動了一下,卻沒有做出評價,只是依舊望著那神木桃樹,就如同剛才那個問題不是他問的,陳元九也沒有說話一般。

許久之后,葉秋冥又繼續,“那你又是誰?”

陳元九一愣,不知道為什么,當他聽到這個問題的時候,竟然眼神有些恍惚,望著那神木桃樹的眼光也有些散漫,似乎有什么畫面從那神木桃樹中蜂擁而出,擠入到他的腦海中。

我是誰?

我是陳元九,我是陳家的老幺,父慈母愛,兄恭姐愛,自幼聰慧過人,過目不忘,有神童之名,十六歲那年被州牧大人看中,舉薦為茂才,成為王朝受人矚目的新秀,只需等到公車入京,拜謝君王,便可獲得官職,從此治國安民,名垂青史!

可是,那魔頭來了......

一切都毀了!

我是陳元九,我要為親人報仇。

“我是陳元九!”

陳元九堅定的回答,看向葉秋冥,似乎想要看他對自己回答的反應。

葉秋冥只是淡淡的一笑,緩緩的說道,“就一句你是誰,需要思考這么久么?”

“還是說,你還有其他身份?”

“沒有!葉兄,我......”

聽到葉秋冥這般說,陳元九的臉色一變,這是懷疑自己的動機啊,自己要趕緊解釋,不然......

那后果,陳元九不敢想象。

只是,葉秋冥卻沒有給他機會,只是一揮手,打斷了他的話,依舊淡淡的:“為什么想要拜入我靈葫派?”

陳元九盡管有些心神觸動,卻還保留這一份清醒,這份清醒是面對葉秋冥時,那種態度和自己心底的感覺所特意留下的!

對方這般問,陳元九沒有隱瞞什么,直接回到,“自然是要修習神仙道術!”

“那為什么要修習神仙道術呢?”葉秋冥又緊接著。

“自然是要報仇雪恨!我父母兄姊全部被魔物所殺,我要為他們報仇......”

陳元九其實想過要說一些冠冕堂皇的理由,但不知道為什么,那些早已經想好的理由,竟然說不出口。

就是似乎是一種本能,陳元九張口說出來的確是這么一句。

“哦—”

葉秋冥的神色沒有變化,只是淡淡的應了一句,便沒有下文。

兩人就這般站在桃花花瓣上,圍繞著巨大的桃樹飛舞,就如同是一只蜜蜂,在桃花樹邊舞蹈。

兩人迎風而立,一身白色道袍的葉秋冥面如溫玉,嘴角帶著一絲從容不迫的笑容。陳元九跟在他的身邊,稍稍靠后,就如同是一個仆人一般。

但如果從后面看,就會發現,陳元九的腰桿挺得筆直,有些桀驁,有些倔強,如同是一柄寶劍,矗立在葉秋冥身后,散發著屬于自己的光芒,雖弱卻頑強而堅韌。

許久之后,桃花花瓣終于緩緩的降落在山門之前,葉秋冥和陳元九緩步走下來,那桃花花瓣才緩緩的消失。

“你下山去吧!”

葉秋冥走到山門前,轉過身,淡淡的看著陳元九,輕輕的說道,“修道,修得是心,心無限,天地寬,天地之間自有大道,大逍遙,大自在,人生在世,匆匆百年,眨眼而過,修道便是這逆水行舟,在這時間長河中,掬一捧自己的心湖......”

“你太急迫了,殺心也太重,修道不適合你......”

“不!”

陳元九忽然就爆發起來,一直在葉秋冥的氣勢之下,不是因為陳元九怕他,而是因為陳元九只想著能獲得他的認可,從而踏進靈葫派,可現在看來,似乎依舊不行。

顧及不到其他的想法,陳元九上前一步,對著葉秋冥說道,“修道修的是機緣,我能到這桃山來,我能見到山門,我能活著對你說這些話,就說明,我有這個機緣!”

“我走到這里,經歷了多少的苦難,你知道么?”

“沒有一顆堅韌之心,如何面對修道百年的孤寂?”

“葉兄,還請再給我一個機會......”

望著深深鞠躬的陳元九,葉秋冥的神色不變,只是淡淡的望著他,似乎在考驗他似的。

木秋簡這個時候,也有點試探的上前,低聲的,有點不忍的說道,“兄,再給元九兄弟一個機會吧,他怎么說也跟小師妹相識......”

“小師妹自己修為尚淺?!?/p>

葉秋冥只是冷冷的看了一眼木秋簡,說了這么一句,但片刻之后,葉秋冥似乎又改變了心思,淡淡的對陳元九說道,“我靈葫派十年一次選拔弟子,俱都是一時英杰。既然你誠心入我靈葫派,那就展現一下你所學之術,讓我看看你是不是資質出眾......”

陳元九聽到這句話,就像是溺水之人看到了一截木頭一般,急忙的直起身子,連忙感謝。

但陳元九想了許久,知道自己所有的手段無非都是世俗之道,總不能讓人家堂堂修煉者看自己拳腳功夫吧?

看來,只能是那一套劍法了,雖然是只有兩招,但陳元九越是修煉,越能發覺它的不凡奇異。

“元九有兩招劍法保命至今,今日施展一二,還請葉兄指點!”

陳元九抱拳之后,從腰間把跟了自己好多年的長劍抽出,上面銹跡斑斑,卻又偶有光芒流轉,冷鋒偶顯,很有幾分殺氣!

這是當年州牧大人贈送他的寶劍??!

陳元九感慨的撫摩了一下那長劍,便演練起來,雖然基本的劍招只有刺和劈,但由此陳元九感悟出來的劍式卻不少。

劍光閃閃,殺意凜洌。

沉浸在其中的陳元九根本就沒有發現那葉秋冥的臉色卻越來越難看!

“兄,兄......”

葉秋冥把冷冽的目光落到木秋簡的身上,“怎么?你要為他求情?”

木秋簡的臉色一僵,對于這個兄,可以說整個靈葫派就沒有不怕的,但想想這陳元九的悲慘經歷,他還是鼓起了勇氣說道,“兄,我覺得這劍法和武器都是外物,不能代表一個人的心性,咱們不能單憑一套劍法就......”

“我葉秋冥行事,還用你來教?”

兩人的對話打斷了陳元九的演練,有些忐忑的站在一旁,局促的看著葉秋冥。

他生怕對方二話不說,直接趕他下山!

葉秋冥走到陳元九的面前,伸手,用兩根手指夾起劍身,緩緩的抬到自己的眼皮子下!

晦暗的劍身上竟然有一種莫名的吸力,讓葉秋冥的神魂都有一絲動搖。

憑借他修煉的經驗,讓他覺得這劍有問題!

眉頭一皺,葉秋冥轉頭對木秋簡說道,“木師弟,今年的考核你還是末等吧?既然你提議給他一個機會,那,好!我就給他一個機會,你們倆戰一場,他勝,他拜入山門!你勝,這看守山門的苦差事,我找其他師弟,如何?”

木秋簡的臉色一變,看了一眼陳元九,有些不確定的說道,“兄,他可是凡人,還沒有修煉過,連靈氣都......”

“陳元九!”葉秋冥轉頭就看向他,平和的說道,“我再給你一個機會,和木師弟比試一下,勝了你就拜入靈葫派,輸了,你就下山!”

剛才的話,陳元九聽得清清楚楚,這個時候他卻有些為難了!

勝了,自己便是忘恩負義。

輸了,這一切便前功盡棄!

何況,木秋簡在靈葫派已多年,自己僅憑一把劍又怎么和他比試呢?

只是,他真的想拜入這靈葫派,早日修習神仙道術,學有所成,報仇雪恨。

他必須得勝!

“很好!”葉秋冥看到了陳元九的表情從猶豫轉變成了決絕,便對著木秋簡說道,“看到沒,他一個凡人都有這般斗志,你呢?”

木秋簡看了一眼陳元九,臉色難看的點點頭!

“元九兄弟,對不起了!”

“木大哥,您這是干什么?是我連累了你......”陳元九有些不好意思的提著劍,惴惴不安的看向木秋簡,這是他第一次跟修仙者對陣。

“修仙乃是逆天之道,逆水行舟,不進則退!如果你覺得是連累他了,你現在就下山!”葉秋冥皺著眉頭訓斥道。

木秋簡先是從自己腰間的黃皮葫蘆中召出一張法符來,雙手催動,靈光一閃,在他的面前出現一只穿山甲一樣的動物。

“這是我的靈獸名為護甲,乃是土系靈獸,主防御,元九兄弟可要注意了......”

木秋簡的話還沒有說完,葉秋冥冷冷的說道,“三招之內如果沒有勝負,你們二人都算輸!”

“得罪了!”兩人異口同聲的說道。

木秋簡雖然說拳腳功夫不如陳元九,可在護甲靈獸的防御下,他倒是不用太多的擔心。只見他又從黃皮葫蘆之中抽出一張桃葉制作的法符,拋到空中,雙手快速的舞動,溝通天地間的靈氣,加持到法符之上!

“落木箭!”

法符驟然放光,化為無數的長箭,從天而降!

只是這些箭,只是木箭,并無箭頭!

陳元九手持長劍,腳下不停的閃動,躲避木箭,并伺機靠近木秋簡。

“吃我一劍!”

陳元九在接近木秋簡還有三丈遠時,猛然使出刺劍訣,一往無前的沖著木秋簡殺去。

只是眼前黃光一閃,一片片甲片組成的盾牌出現在自己的面前,擋住了自己的長劍,猶如鋼鐵盔甲一般,火星四濺,卻無法再進寸步!

“嗖—”

那護甲靈獸的尾巴甩來,正中陳元九的胸膛,陳元九只是稍微擋了一下,變換了一下身體,便迅速的向著那靈獸斜后方飛去!

長?;尤?,發出三尺劍芒,這正是陳元九最后的锏,而這也是他距離木秋簡最近的時機。

這原本就是他計算好的,孤擲一注的手段,為了勝利,他已經斷然忘記了這種超過負荷的劍招,對身體的損害特別嚴重。

勝負在此一舉!

未此他甚至寧愿承受那護甲靈獸的一擊!

后背猛烈的撞在旁邊的樹上,陳元九渾身如同是散了架一般,看著最后的結果,天遂人愿,自己的劍芒穿過木秋簡的肩膀,差點就把手臂斬斷。

但是—

木秋簡的姿勢赫然就是要去救自己!

他以為,自己被那護甲靈獸傷到了......

瞬間,周圍一切都安靜下來!

葉秋冥冷冷的說道,“這就是你要的結果?”

陳元九掙扎著站起來,忍著劇痛,對著木秋簡深深的鞠躬,略帶哽咽的說道,“對不起,木大哥,是我錯了......”

葉秋冥沒有說話,木秋簡疼的根本說不出話,卻擺擺手意思沒關系!

“我輸了!”

陳元九走到葉秋冥的面前,低著頭,沉悶的說道。

葉秋冥只是冷冷一笑,“旁門左道,好勇斗狠,你的心性不適合修仙,下去吧......”

葉秋冥的衣袖一揮,一陣狂風把陳元九卷起來,飛下了山去......

正當一切平息,陳元九消失之時,洛秋靈卻尋了過來,很是熱情的對著葉秋冥打招呼,“葉師兄好,小木師兄好......”

“啊,小木師兄,你怎么了?”

......

眼前一黑,陳元九徹底的沉入到黑暗之中!

當他再次醒來的時候,忽然發現,桃山沒了,靈葫派山門沒了,葉秋冥沒有了,木秋簡也沒有了,有的依舊是無盡的桃花林。

沒有方向,只有天,只有地,以及天地之間的桃花林!

和他剛剛被白須老頭攝入這里的地方一模一樣。

難道說,是因為自己一門心思的想要拜入仙門,日有所思夜有所夢,那只是—

黃粱一夢?

猜你喜歡

  1. 穿越小說
  2. 重生小說
  3. 玄幻小說
  4. 奇幻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