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穿越火线电影 > 小說庫 > 總裁文 > 霸愛成癮:首席別碰我

更新時間:2019-05-24 08:07:49

霸愛成癮:首席別碰我 已完結

穿越火线手游外挂:霸愛成癮:首席別碰我

穿越火线电影 www.tortd.icu 來源:青墨云 作者:步步生蓮 分類:總裁文 主角:杜悅沈家琪

主角叫杜悅沈家琪的小說是《霸愛成癮:首席別碰我》,本小說的作者是步步生蓮傾心創作的一本總裁豪門小說,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原以為是一場絕對蜜戀,她義無反顧嫁入豪門。沒想到深陷復仇的漩渦,結婚就是想要將她推進墳墓,她所謂的丈夫親手將她送上了另一個男人的床,只為了得到另外一個女人。她背負著小三的罵名,含淚簽下了離婚協議,沒想...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霸愛成癮:首席別碰我 第十一章他已經結婚了? 免費試讀

二十多分鐘的路程,杜悅的腳踝都被恨天高磨出了血泡。

她看著近在眼前的酒店,唇角染上縷苦澀。

從剛才短暫的接觸可以看出,劉雅麗并不喜歡她。

這種不喜歡,無關地位與其他,而是來自于靈魂深處的蔑視,經歲月洗滌也無法磨滅的世代怨恨,嚴重到和她多呆一秒都無法忍受。

在劉雅麗心里,杜悅甚至不如那只小狗重要…

至少她對豆豆是和顏悅色的,而對杜悅,冷漠刻薄。

現在想來也能理解了,當初她為何會稱病不去參加屈潤澤同自己的婚禮。

屈潤澤那么聽話,若是劉雅麗反對兩人的婚事,他必然不會去忤逆,可是,他們還是順利結婚了。

那也就是說,劉雅麗暗地里是默許的。

既然同意,那今天這般處處刁難又是什么用意?

杜悅搖頭,真是叫人無法理解的一家人。

屈潤澤熱衷流連花叢,卻主動追求并且娶了她,劉雅麗對她厭惡之極,可是默許了他們的婚姻…

杜悅一腳深一腳淺地踏上門口臺階,不想會看到屈潤澤站在那里等她。

“你這么慢,是想讓所有人等你嗎?”屈潤澤蹙著眉頭,掃了眼她青紅的腳踝:“怎么回事?”

“我以為你應該很清楚?!倍旁們車匭α誦?。

屈潤澤下了幾個臺階扶住她的手:“我也是剛剛知道,他們說那里沒出租車?!?/p>

他這是在解釋嗎?

杜悅微不可覺地側了側身體,但很快又恢復淡然:“沒關系,這對我來說不算什么?!?/p>

屈潤澤看著她,眼底浮動著幽深的光芒,杜悅勾唇:“我習慣了…走路…”

接著,屈潤澤彎腰,在她不敢置信的眼眸將她打橫抱起:“以后,少穿這么高的鞋?!?/p>

“嗯,知道了?!倍旁么鬼?,卷翹濃密的睫毛掩蓋了所有情緒。

屈潤澤將她抱到大堂的沙發上:“等我一下?!?/p>

杜悅頷首,目光追隨他的身影消失在大門處。

在經歷方才的遭遇后,屈潤澤這樣,算不算在補償她?

杜悅安靜地坐在大堂里,看熙熙攘攘的人群來去。

屈潤澤去了很久都沒有回來,大堂里有幾個工人在維修空調,杜悅感覺有點冷。

接著,有溫熱的液體從她鼻子里流出,她以為是鼻涕,下意識一擦,卻發現是腥紅的鮮血。

她一驚,快速地伸手捏住鼻子,仰起頭,兩只**疊放到地上。

突然,一只溫暖的手覆蓋她的手指,鼻尖傳來擦拭的力度,而她的后腦勺也被托住。

杜悅下意識地想要和來人保持距離,沉穩磁性的男聲在她附近響起:“不要動?!?/p>

杜悅眼神微微閃動,入目的是一只骨節分明的手和一方手帕。

她掃了眼,看到角落里手工繡著字母“X“

“謝謝?!?/p>

“舉手之勞?!蹦腥松ひ舸己?,似乎還隱藏著些許笑意。

兩人靠得很近,杜悅能清晰地聞到他身上的煙草味,不同于屈潤澤的濃烈,他的淡淡的,有青草的味道。

鼻血不流了,杜悅用手帕擦干凈,回頭,看著坐在自己旁邊的男人。

“怎么是你?”杜悅訝然出聲,詫異地看著他。

男人的笑容溫文爾雅:“這個世界真小,我們又在這里相遇了?!?/p>

杜悅聽罷俏臉驀地掛上兩朵紅暈,好像自己狼狽的時候,總是碰上他。

“來這里吃飯嗎?”

杜悅點頭,想起什么似的:“前幾天我把外套放在前臺了…”

男人臉上笑意不減:“我的秘書替我拿回去了?!?/p>

“那就好?!?/p>

杜悅呢喃著,不知該聊些什么話題,雙手下意識地揪動手帕。

不對,手帕?

杜悅猛地看過去,果然,男人左胸的口袋空空如也。

他身穿黑色的西裝,雖然是并不刻意張揚,但他身姿傲然,雙眸閃爍如同鉆石般熠熠的光芒,整個人仿佛巨大的磁場,吸引人的眼球。

杜悅瞄見他領口處的鑲鉆,做工優良精細,看得出很貴重。

他穿得這么正式,必定是來參加重要的宴會。

“抱歉,這個…”

杜悅滿臉歉疚地指了指手中沾了許多血漬的手帕。

男人顯得漫不經心,也沒看那手帕:“沒關系,有它沒它并不很重要?!?/p>

說著,他的視線下移,最后停留在她的腳上:“你的腳都磨出血了?!?/p>

杜悅順著看,她白皙光潔的腳全擱在鞋子上面,被這樣紳士的男人盯著,她窘迫到不行,縮了縮趾頭:“新鞋后跟太硬磨腳?!?/p>

男人薄唇弧度擴大,掛上抹淺笑,沒有任何讓人不安的情緒,反倒顯得彬彬有禮、進退有度。

她肩膀一沉,一件男士西裝披在身上:“在這里等我下?!?/p>

他起身離開后,杜悅收回視線看著身上的外套,暖暖的,還殘留他的氣息。

不過兩三分鐘,他又折回來。

男人手上拿著個紫金色的精致盒子,他來到杜悅面前,半蹲下。

一雙美輪美奐的女士平底鞋出現在她的視線里,精致得叫人移不開眼。

接著,杜悅腳心一暖,男人用手托起她的腳,小心地放進那雙鞋子里。

“剛好,車上有雙鞋子?!?/p>

杜悅訝然抬頭,男人修長的手交握撐在沙發上,正笑意盈盈地看著她。

杜悅看向腳上奶白色的鞋子,復又仰頭看他:“這鞋,你要送我嗎?”

男人還未回答,一個西裝革履,樣子像秘書的男子步伐匆忙地跑過來。

“沈總,夫人她…”他瞥見杜悅時一愣,接著點頭打招呼:“你好?!?/p>

杜悅同樣淡淡一笑:“你好?!?/p>

秘書剛想跟男人繼續說話,卻在看到杜悅腳上鞋子時,驚愕地瞪大了眼睛:“這…鞋子…”

男人已經站起來,打斷了來人的話:“人來了吧?”

秘書點頭,回話之前忍不住又瞧了瞧杜悅,這才道:“夫人在等你了?!?/p>

他已經結婚了?

杜悅微微驚訝地望著那個身姿偉岸的男人。

男人跟秘書交代了兩句,回頭,撞見杜悅眸中來不及掩藏的詫異。

他的笑容很溫和,眼神有讓人安心的力量:“我還有事,就先告辭了?!?/p>

杜悅愣愣地無法回神,等她反應過來了,大堂里早就沒了男人的身影。

“唉,你的衣服…”

杜悅看著男人離開的方向,又低頭看身上的外套和鞋子。

這一次,他又把外套留給了自己…

“你腳上的鞋子哪里來的?”屈潤澤不知何時出現在她身邊,出聲打斷她的思緒。

杜悅下意識地說了一句:“一個陌生人送的?!?/p>

屈潤澤薄唇抿起,安靜地盯著她腳上的鞋子,片刻后,將手中的盒子用力地丟到沙發上,再沒看一眼,仿佛他丟棄的只是垃圾。

接著,他轉身徑直朝電梯走去。

翻開的盒子里,露出一雙草綠色的平底鞋。

杜悅垂眸看著那雙鞋子,想了想,將它重新放回盒子蓋好。

包廂內的談笑聲,在她提著盒子出現的那一刻,悉數消失,尤其是劉雅麗的臉,驀地黑沉起來。

她旁邊坐著幾個貴婦,其中一個看了杜悅一眼,“這就是阿澤的老婆?”

劉雅麗抿著嘴巴沒有接腔,神情僵硬。

杜悅頷首,展露出得體的笑容:“你們好,我叫杜悅?!?/p>

那貴婦禮貌地回以一笑,并不熱情,仿佛剛剛不過是隨口問問。

劉家財大氣粗,訂的是萬利國際最大的頂級包廂,隨后又來了幾位劉家同輩,對杜悅的態度都不怎么熱切,好似串通好的一般。

屈潤澤站在角落里,跟幾個年紀相仿的男子聊天,杜悅就像個突然的闖入者,與那熱鬧喧嘩格格不入,她沒有刻意討好的心思,就樂得清閑躲到一邊。

電視里在播報娛樂節目,杜悅抿了口飲料,聽到鄰桌人的談話。

“這么久了,老爺子還沒來???”

“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去看他的寶貝女兒了。我聽說雨欣今天回來了,是家琪陪著一起的,老爺子不知道要多高興呢!”

“唉,雨欣這么得老爺子喜歡也是造化,要不是正牌那位命短夭折在產房里,老太太也不會收養她,哪兒還能有今日的風光榮耀…”

杜悅眸光一閃,劉家小千金并非劉老爺子親生?

那個大大咧咧說話的婦人是劉家三太太、屈潤澤的三舅媽,她話還沒說完,就被另一婦人低聲斥責:“你嘴巴嚴實點,老爺子可聽不得這話?!?/p>

三太太四周掃了一眼:“我又不傻,犯得著去觸老爺子的霉頭?我只是覺得沈家這回沒算計好,搞了半天卻娶了個假公主回去?!?/p>

“這你就沒看明白了,她雖然不是親生的,但勝在得老爺子寵愛,門第間的聯姻你也曉得,權勢比什么都要緊?!?/p>

“舅媽們聊什么呢,這么投入?”

屈潤澤的聲音突然**來,杜悅覺得肩膀一暖,側頭,見他的手搭在上面。

這種情況下被打斷,兩位婦人頓時尷尬不已,而屈潤澤雖然在笑,但這份笑容卻隱隱含著絲冷意:“夜路走多了難免會遇到鬼,兩位舅媽還是少背后論人是非得好…”

“這…瞧你說的,我們也就沒事聊兩句,沒別的意思?!?/p>

兩人說著,也不好意思再呆下去,尋個由頭離開了。

猜你喜歡

  1. 穿越小說
  2. 重生小說
  3. 玄幻小說
  4. 奇幻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