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穿越火线电影 > 小說庫 > 仙俠 > 獵道登天

更新時間:2019-05-25 13:47:32

獵道登天 已完結

穿越火线枪战王者回廄:獵道登天

穿越火线电影 www.tortd.icu 來源:騰文 作者:邪見 分類:仙俠 主角:牧楓胖虎

主角是牧楓胖虎的書名叫《獵道登天》,是作者邪見寫的一本仙俠小說,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萬年前的一場獵殺天道的事跡,隨歲月的塵封而逐漸不為人知。修煉世界中,人們忘了什么是道,而仙也只是在口口先傳中,記載在黯然古籍中。人生本是一場迷茫,他為了騙取銀兩,被逼無奈走上了從未知曉的修煉世界中。這...展開

本書標簽: 婚姻愛情小說

精彩章節試讀:

獵道登天 第12章 血仇 免費試讀

三日后,深夜。

沈飛推門,還是有些驚恐不定地回頭看向屋里的牧楓,舉棋不定地再次:“你確定要這樣做嗎?”

牧楓沒有說話,而是兩眼泛紅地凝視著沈飛,那堅定不移,帶著濃濃神傷與殺戮的眼神,讓沈飛嘴角抽了抽,牧楓這次玩得太大了!

陽光慵懶地灑落在大地,萬物復蘇,牧楓在屋里靜候,他眼中透著從未的決絕。

沒有讓牧楓等太久,隨著匆忙的步伐聲從遠處越來越近,房門被人一腳踢飛,魚松帶著兩個隨從暴戾地沖進房屋。

床榻上的牧楓一臉的驚恐,兩腿發軟地站起來,因驚懼而顫抖的聲音膽怯地道:“魚…魚…魚師兄,不知師兄有何事?”

“何事?你自己心里清楚!”魚松見牧楓還裝佯,怒聲一喝,一揮手臂,木桌飛向了牧楓,將牧楓砸倒在地,嘴角溢出了一些鮮血。

牧楓惱羞成怒地嘶吼,運行體內的力量,一口飛劍飛出,就要飛向魚松。

“爾敢!”

兩個隨從臉色劇變,對著牧楓大吼一聲。魚松是大長老的孫子,牧楓竟然敢動手,反了不成!顯然他們都已經忘記,曾經還只是一個普通人的牧楓便用匕首劃開魚松的臉頰,此刻他臉上的疤痕便是牧楓給他留下的。

這些年來,魚松幾次想要弄死牧楓,但想到爺爺所說的計劃,他只能忍著,小不忍則亂大謀!

被怒斥聲嚇到,牧楓的飛劍停滯,隨即飛到身旁。

臉色微變的魚松緩過神,得意地笑了笑,走到牧楓身旁,拍了怕牧楓的臉頰:“喲,你還想殺了我嗎?來啊,像當年一樣用匕首割開我的喉嚨??!”

啪!清脆的耳光響起,牧楓膽怯地低下頭,渾身因驚怕而抖動。

“就算是修煉到了煉氣中期,還是像死狗一樣的!”

把玩著牧楓那口飛劍,魚松眼中流露出了貪婪,中品飛劍??!這樣的武器他不是沒有,但按照剛才給他告密的人所言,牧楓便是秘密售賣丹藥與飛劍的幕后者,他手里有不少丹藥與飛劍,這才是他前來的目的。

“難道你還不知道我來這兒所為何事嗎?別給我裝傻充愣,免得受皮肉之苦!”

在魚松的威懾下,牧楓取出了自己的乾坤袋,在魚松眼露精光地奪取時,他死死地抓住乾坤袋一角,很是不舍與心痛。

“松手!”

打開了乾坤袋后,魚松合不攏嘴,一樣樣取出了東西。那些玉瓶里有著幾十顆五品聚氣丹,而八品聚氣丹竟然有十多顆!中品飛劍更是有幾十把!好家伙!看來那個告密者所言不假,只可惜,牧楓這家伙與那個告密者有些過節,不然哪輪到他魚松坐收漁翁之利!

不過讓他不解的是,牧楓乾坤袋里怎么有個煮食的釜,煮飯吃嗎?修煉到他們這個境界,已經可以不吃飯了!

魚松將所有東西收回乾坤袋,乾坤袋別在腰間,幸災樂禍地看著抹著鼻涕,沮喪心絞的牧楓。

“事情還沒有完!說,這些東西你哪兒來的!”

不用魚松動手,兩個隨從便已經用兩口下品飛劍抵在牧楓喉嚨處。

牧楓眼眸游離,一看便知他在糾結該不該說實話,或是在捏造一些假話。

“言之有虛,你命喪今日!”

“這些…這些東西,都是我從一個山洞里得到的!”

魚松全神凝望著牧楓,見牧楓此刻的眼神并未飄忽,而呼吸也沒有變的急促,反而有些平靜,看來牧楓并沒有說謊!

魚松暗暗送了口氣,并不是因為牧楓的原因,而是先去魚子蒼猜測宗門里有其他宗門弟子安插,搞出丹藥與飛劍的事情,但現在看來,他們爺孫虛驚一場,原來這些東西是牧楓機遇所得。

要是說這些丹藥與飛劍,都是牧楓弄出來的,打死他都不會相信!

魚松沉思著,現在該不該爺爺來?剛才有人通報牧楓的,他并沒有伸張。此刻要是爺爺來的話,沈忠的那些眼線定然會發現,要是讓沈忠攪進來的話,恐會生變!

“暫且不爺爺,回去再將事情經過告知,牧楓這個軟蛋想來弄不出什么。而且他帶著我找到那個前輩留下來的山洞后,他也就不用回來了!”魚松摸了摸臉上的疤痕,一直忍著沒有對牧楓動手,現在是時候了!

雖然那個山洞留下的東西可能已經被牧楓搜刮完,但魚松還是想要去看看,尤其是剛才他試探了一下,說不用牧楓領他去山洞了,牧楓眼底閃過了一絲的喜色,那絲喜悅雖稍縱即逝,但還是被魚松捕捉到了,山洞里必然還有什么秘密!想要騙過他,牧楓還是嫩了一些!

四人往后山奔去,那是一望無際的森林,也是青云門范圍,隨著牧楓的帶路,小半天過去了,魚松與隨從不斷的催促,牧楓總是說快到了,快到了!

“有些不對勁!要是事情有變,立馬捏碎玉簡,我爺爺!”

魚松看了一眼身旁的隨從,傳音而去。

面前帶路的牧楓嘴角帶著笑意,身后的魚松三人沒有交談,但他知道兩個隨從點頭,定是魚松給他們傳音,交代了什么。

呼吸急促地轉過頭,牧楓對著魚松三人道:“到了到了,就在前面!”說著,他留意了一下魚松手中所戴的玉鐲,那玉鐲上布滿了裂痕,以魚松的性格,絕對不會戴這么一個快要碎掉的手鐲。

“待他領到山洞,你們不用動手,我要親自了結這小子,報當年他割破我臉之仇!”

對于魚松的交代,兩個隨從不敢不從,今天魚松收獲了不少丹藥,飛劍,把魚松討喜了,少不了他們的賞賜!

“到了!”

牧楓的聲音從膽怯變成了陰沉,在轉身的剎那,突然變成了另外一個人似的。

魚松三人四顧,這里就一片森林,哪來有什么山洞?看著牧楓的變化,一種不好的預感油然而生。

“真的到了,這里便是…你們的葬身之地!動手!”

魚松眼底閃過一絲的寒芒,牧楓這小子竟然敢和他玩心機,好!好得很,看看自己怎么弄死他!

五把上品飛劍帶著流光飛向了魚松,這些飛劍牧楓一直帶在身上。一切都發生得太快,隨從剛要捏碎手中的玉簡,便感覺到不好,剛才牧楓大喊動手,是狡詐之術,還是有其他同伙?

沒有等兩個隨從多想,玉簡還沒有捏碎,兩支如野獸般的利爪已經從后背穿透而出,兩個隨從只能看著胸膛鮮血狂涌,到死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殺死了他們。

就在兩個隨從被利爪刺穿時,牧楓的五柄飛劍也飛到了魚松面前。嗡…一陣轟鳴聲響起,五柄飛劍被震飛,魚松身上冒出了一個如氣泡般的防御結界,手中的玉鐲光芒一閃,化成了碎片。

結界剛破碎,一道利爪便猛然抓向魚松后背,撕下了一成皮肉,鮮血飛濺。

“??!”

隨著兩個手下的死去,牧楓的攻擊,讓魚松才知道這一切都是牧楓對自己設下的陷阱!吃痛飛出的瞬間,魚松手中冒出了一塊玉簡,只要堅持到他爺爺到來,那不知道是誰死!

牧楓哪會給他這個機會,飛?;雋艘桓齷《?,魚松慘叫一聲,玉簡剛剛出現在手中,手臂已經被牧楓的飛劍割斷。

玉簡飛入了牧楓手中,而一個人影徐徐走來,臉色黝黑,尖嘴猴腮的消瘦少年,這便是當年與牧楓一同入門的小黑子,當年因為他盜取了魚松的筑基丹,喬樂山才會被魚松打死的!

現在的小黑子變化很大,看起來比當年更加的陰沉,而他的手臂透出了絲絲的妖氣,性的肌肉,而兩掌更是化作了野獸般的利爪,兩個隨從的鮮血還從利爪上淋漓滴落。

牧楓兩人眼中泛紅,兩人隱忍了多少年,終于等到了今天!黑子或許是有什么奇遇,但牧楓不想知道,有了大牛的前車之鑒,牧楓才會找到黑子預謀此事,他完全可以一個人來,但以防萬一,加上黑子對魚松的殺心,牧楓完全可以感受到。

“哈哈…想要殺我,大不了一起死!”

魚松緩緩地站起來,嘴里吐出了一片黑色的葉子。就在這片黑色葉子出現時,牧楓兩人頓時感覺芒刺在背,一種?;星苛業南?。

“不能讓這葉子近身!”

說時遲那時快,黑色葉子已經來到他們面前轟然炸開,突然有一聲巨響同時響起,魚松被震飛起來,望著處他狂傲地笑了笑,想讓他死,最后到底是誰死?

似乎高興得太早了,煙霧彌漫處飛出了五把飛劍,魚松一怔,身體已經傳來了劇痛,五把飛劍死死將他定在了樹上。

牧楓臉色慘白的從煙塵中走出,胸口上有著一片血跡,而黑子眼露寒芒,捂住自己的手臂,顯然傷得也不輕。

剛才就在黑色葉子飛到他們面前爆開時,兩人要是逃走已經太晚了,牧楓毫不猶豫往前踏出了一步。

兩種力量此刻正互相抵消著,如果不是牧楓這一踏腳,恐怕兩人都要死在那中......

猜你喜歡

  1. 穿越小說
  2. 重生小說
  3. 玄幻小說
  4. 奇幻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